缅甸迪威娱乐客服部官网|耽:只要诺诺还喜欢着我,就够了!

 2020-01-09 13:35:12  8 作者: 佚名

缅甸迪威娱乐客服部官网|耽:只要诺诺还喜欢着我,就够了!

缅甸迪威娱乐客服部官网,01.

二十岁那年,沈家明在学校最大的音乐厅的舞台上放声歌唱,台下的人为他欢呼,为他鼓掌,他甚至还能听到有人说他是未来的大明星!

他满怀希望,从来不比任何一个年轻人差,放下话筒,甚至耳旁还会响起刚才阵阵的音乐声!

等到最后一刻,当主持人宣布他是今晚的获胜者的时候,再一次,全场为他高呼,“沈家明最棒!沈家明最棒!”

那一刻,他停止呼吸,周围的欢呼声骤停,他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心跳声,“扑通!扑通!”

安彦跟他说:“你赢了,沈家明!你赢了!”

沈家明回头看看那个给他祝贺的男生,那是他的学长,学校歌唱社的社长,也是教他沈家明歌唱,把沈家明带上音乐道路的人,一直喜欢着,恨不得马上跟他说:“我爱你!”,可是,当他看到安彦牵着另一个女生的手离开的时候,所有的情感又埋葬回到了心里;

安彦一边被女生拖着手一边向他挥手说再见!

女生说:“安彦,快一点,演唱会就要开始了!”

也是那一天,沈家明接到家乡的电话,父亲出车祸了,跟他一行的继母也丧生在那场车祸之中,当他拖着行李箱赶回去的时候,正好是父母亲的葬礼,一个人愣愣的站在原地,僵住了双腿;在火车上,沈家明想过用许多种方式来接受这个事实,但真正看见了的时候,依旧忍不住,留下了眼泪;

一夜之间,沈家明忽然一下子什么都没了;

唯一剩下的,就是那个与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弟弟——沈一诺;

那时,沈一诺十六岁,沈家明在葬礼现场哭了,泣不成声,反而是十六岁的沈一诺没有哭,走到自己的哥哥面前,拍了拍他的肩膀,跟他说:“哥哥!你没事儿吧!”声音柔软,想要给他安慰;最后却却被沈家明狠狠地甩开了他的手臂;

怒气冲冲地跟他说:“你滚啊!我什么时候有你这样的弟弟了!”

一句话让在场的人都屏住了呼吸;

沈家明控制不了情绪,丧父之痛,失恋之痛,一下子把沈家明的内心压垮,那一天,他终于尝试过什么叫冰火两重天的滋味!

沈一诺被他甩开之后,摔倒了在地上,顺势打翻了一旁的桌子,噼里啪啦,碎了一地,有的还扎到了沈一诺的胳膊手掌;所有人都看了过去,种种的眼神,好似在说:“看吧!哈哈!全家人只剩下这两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小毛孩儿!一场闹剧有要开始了!”

很多人都抱着一种看好戏的心情;父亲出车祸,保险公司一分钱也没有补偿;因为,是沈父违规驾驶在先;家里剩下的钱也仅仅足够养活一个孩子,情况捉襟见肘;

摆在沈家明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,第一:放弃沈一诺,自己带着钱上大学,等毕业,从此不再回来这里,背井离乡,沈一诺爱怎么样就怎么样,他管不着;第二:带上沈一诺,去他上大学的城市,与一个向来不怎么和睦的继母的儿子一起生活;

任凭谁,都会选择第一条路;

那一天晚上,沈家明自己一个人在卧室理想了很多,他还有梦想,他喜欢唱歌,带着沈一诺这样的拖油瓶在身边,只会托他的后腿,更何况——沈一诺是谁,对于沈家明来说,什么也不是,最多也就是一起生活了五年的便宜弟弟而已;

当年沈一诺搬进他们家的时候,还不是相互凑合着,现在能连接他们的唯一的纽带已经没了,何必还需要带上他;

沈家明抱着膝盖,看着窗外的明月,明明已经接近中秋,却还是看着不完整的样子;这时候,沈一诺从门外端了一盘子点心进来,是沈家明爱吃的巧克力蛋糕;两人对视了一眼,沈家明忽然才发现,他的“弟弟”已经长高了不少,而且,头上还人了一点点的金发!

“哥!对不起!”沈一诺拿着蛋糕放在沈家明的桌子桌子上,坐在床边,哥哥和弟弟,沈家明不再愿意看他的眼神,而沈一诺看着的却一直是沈家明;

“你跟我道什么歉!”

“是我拖累你,你还在纠结吧!你走吧!我自己一个人生活就行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沈家明瞪大了双眼,看了一眼沈一诺,低着头,让人怜惜的情绪一下子在沈家明的心头涌起;沈家明生气地一拳揍在沈一诺的脸上,跟他大吼:“你当我是什么了,我可是你哥哥!”

那一次,是沈家明第一次,承认自己是沈一诺的哥哥,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勇气与一个小自己四岁的人,承担家庭的变故;

世界上就剩他们两个人了,那时,沈家明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样,无论如何,也要把沈一诺带在身边;

后来,情绪稍微恢复平静之后,沈家明才想起来,中午的时候,那孩子摔在地上,身体的好多地方,都被玻璃碎片割破了;

冷冷地跟沈一诺说:“你没事儿吧!”

沈一诺脸颊被打红了一块,想起刚才的行为,再看看沈一诺这幅样子,才觉得心疼!

“笨蛋!你干嘛不躲开!”

“我......如果哥哥打一下能不生气的话,那就打吧!”

“算了,反正也跟你说不通,把药箱拿来,我给你敷药!”

后来的几天,沈家明给沈一诺办了退学,带着他,正式踏上了新的旅程,沈家明在北京念书,也带上沈一诺去北京,上那里的学校,把老家的房子卖了,从此,这个地方已经不再属于他们;

02.

到了北京之后,沈家明和沈一诺一起住在学校外面的房子,沈一诺还在上高中,在他们家附近的一所高中上学,沈一诺的成绩很好,有一次,沈家明以家长的身份去开家长会,会上老师当着全班所有家长的面表扬沈一诺的时候;不知道为什么,沈家明心里居然还有一点点的小骄傲;

叹了一口气,心里说道:“呵!那可是他的弟弟!当然比谁都厉害!”

沈一诺没有料到沈家明会来,当他在走廊上跟其他同学聊天的时候,有同学跟沈一诺说:“你快看,你哥哥坐在你位置上了!”

“哥哥?”.......“怎么会!”转头过去,反复确认了几次之后才知道是沈家明来了,沈一诺看着看着,眼睛差点热泪盈眶;

“他.....是我哥哥......”沈一诺轻声地说;

以前的家长会,沈一诺的座位永远是空着的,老师跟他说了无数遍,下次一定要让家长来了解一下学校的情况,可是,沈一诺怎么好意思去麻烦他的哥哥,哥哥也要上学,还有打工,还有酒吧,分分秒秒都在忙,沈一诺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打扰到哥哥;

他觉得,只要自己做的足够优秀,就可以让哥哥少操点心;

低着头,想着想着,忽然,一张大手摸了摸他的头:“喂!臭小子!有家长会为什么也不通知我一声?”抬头,沈一诺看见了一脸严肃的沈家明;

“我怕你有事走不开,所以就没让哥哥来!”

“沈一诺!”沈家明生气地说“你还跟我这么生分,我说了,我是你哥哥!”

那一段时间,沈家明还会在附近的酒吧卖唱,渐渐地,沈家明的名气也越来越大,不仅附近的大学生来捧他的场,就连沈一诺学校的许多女学生也会在酒吧的门口等他下班,看他一眼!

后来有一次,女同学们在酒吧的门口也见到了沈一诺,那时还很多人还不知道他是沈家明的弟弟,心想,一个男生也会迷上酒吧唱歌的学长,还是头一回见;

结果,当沈家明推着自行车过来的时候,沈一诺单侧坐上了那个人的后车座,躲在一旁偷偷看着的女生们吓了一跳!

沈一诺不知从何时开始,享受着哥哥唯一的爱!在这个两个人漂泊的旅程中,沈家明成了他唯一可以依靠的人,曾经一度,沈家明就是沈一诺的一切;

直到,那天,沈一诺见到了安彦;

就在酒吧的外面,安彦也来看沈家明唱歌,不同的是,沈一诺站在外面,而安彦坐在酒吧里面,沈家明出来的时候,眼睛的视线从来没有离开过安彦;

“这是你弟弟?”

“额......”“对!沈一诺!”沈家明看着入神,等安彦问了许久才想起要介绍自己的弟弟;三个人面面相觑,那天,安彦是专程过来看沈家明唱歌的,因为那天是沈家明的生日;那时,沈一诺也在外面等了将近三个小时,从放学就一直等到晚上八点;

“这孩子挺可爱的,一直在这儿等你呢!你怎么也不早点出来!”安彦看了一眼沈一诺,沈一诺忽然有种被看穿了心思的的感觉,马上低下了头;

沈家明拍了一下脑袋,好像想起了什么:“哦!对了,哈哈!”......“喂!臭小子,你怎么也不叫我一声,跟你回家过生日是吧!我昨晚上答应你的!对不住,对不住了!”

“没关系!哥哥喜欢唱歌,就多唱会儿!”

那天晚上,沈家明和沈一诺在他们的公寓里,过了他们人生中第一个生日,那天,也是他们俩的生日,说起来巧,当初沈父在跟沈一诺妈妈结婚的时候,也想不到这两个个孩子的生日竟是同一天;

但是,许多年来,沈家明从未和沈一诺一起过生日,每次,都是分开过,沈父带着沈家明在家里过,沈一诺的母亲则会带着他到外面玩,一玩就是一整天,最后在餐厅里,吃着肯德基,就这样草草地把生日过了......

“沈一诺!以后......我就做你永远的哥哥吧!”

“嗯!”沈一诺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奶油蛋糕的味道还在嘴里回味,香甜可口;

“哥!”......沈一诺想了很久.....“你喜欢安彦学长吧!”

“你,怎么会知道?”

“喜欢就去追吧!哥哥!”

“哼!臭小子,还用你说!”

沈家明从来不会把沈一诺当成恋人那样喜欢,这一点沈一诺知道,最无力的话,往往也是最痛心的,当沈一诺说出“喜欢就去追吧!”的时候,就意味着把“爱”拱手,沈一诺希望哥哥能幸福,无论跟谁在一起!

“哥!谢谢你!”说着,沈一诺的眼睛里滴出了两滴泪珠;

“谢我什么?”

“谢谢你,没有放弃我,没有让我一个人孤独地活在这个世界上!”泪水越来越多,蛋糕被打湿了,止不住沈一诺一边拿着刀叉一边擦着眼睛上不断涌出的泪水;

“喂!臭小子,你怎么又哭了,我记得你以前很少哭的!”

“哥!有了喜欢的人之后,你也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吧!”

“不会!”

那天晚上,少有的两兄弟一起睡一个被窝,从前相互看一眼都觉得多余,在余下的岁月里,却紧紧相依为伴。

03.

那一年,沈一诺十八岁,这是他来到北京的第三年,哥哥毕业了,安彦也毕业了,回想起这三年里面发生的事情,一晃而过,如同白驹过隙;

这三年间,安彦和沈家明组建了乐队,在小酒吧一直火到了整个京城,在圈子内开始小有名气,原本毕业了就各奔东西,可是青年人的热血直至挥洒耗尽到最后一刻也永不熄灭;

他们,艰难地挺过来了,在人生的这场赛道上打响了第一枪,他们大三的最后一年,在公司的安排下,正式在某节目上出道,星光璀璨,浑身都散发着年轻人的狂野,那时沈一诺在电视上看着他们,一边我这鼻子哭泣,一边为他们鼓掌加油!

“你们真好!”

“你们真好!”

那时,安彦的女朋友在他们毕业那年就已经一个人回了老家,从此不再北漂;可是,安彦和沈家明不一样,安彦有梦想,当初拉着沈家明一起唱歌的时候,就是奔着梦想而去;而沈家明的家,就在这里;

一拍即合,红着红着就不再窝在以前的小酒吧里,经纪公司跟他们签约,从此,演出不断;

因为公司的制度,安彦和沈家明有公司为他们安排的艺人专属公寓,沈家明不得已,只能跟离开他和沈一诺的那个家!

离开的那天,沈一诺还故作坚强,微笑着脸,跟他拥抱,不曾落下一滴眼泪!

“一诺,我走了,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!”

“嗯!”

从年头到年末,几乎每一天的日程都是满满的,大部分时间,沈家明都在外面演出,偶尔回来沈家明也会过来看看沈一诺,当年的情真意切,说好的永远不放弃,到最后,还是只剩下沈一诺一个人;

“哥哥!祝贺你啊!”......“你终于梦想成真了!”

当新年的烟火绽放的一刹那,沈一诺跟沈家明这么说,看着沈家明的脸,比雪要白,比冰更冷;

这一回,沈一诺对沈家明说:“哥哥,别停下来,继续走下去!你属于最好的未来!”

沈家明摸了摸沈一诺的头,眼里满是对弟弟的宠溺,跟他说:“一诺,你也要加油!”

“哥哥!你不用管我,你跟安彦哥一定要走到最后!!!”

“呵!臭小子,什么时候开始担心你哥我了!”“放心吧!我会的!”

那句“臭小子”从不离嘴,沈一诺多想跟他说,哪怕是一次,别再把我看成孩子了,从十六岁到十八岁,沈一诺每一天都在看着他的哥哥,那是他的哥哥,沈一诺永远不会忘了这一点;

沈一诺十八岁那年的生日,也是沈家明的生日;公司为他准备了一场盛大的生日演唱会,在开场的前一天,沈家明给沈一诺寄了两张门票!

“为什么是两张?”沈一诺问!

“你可以带你的朋友一起来!一定要来!我等你!”

沈一诺的朋友不多,特别来到北京之后,几乎就没几个,找了半天,就找到了一个喜欢他们乐队的女生;

演唱会的现场,人头涌动,沈一诺被安排在了最前排的贵宾席上,看着舞台上的那个男人,想起了当年在酒吧外面也曾这样听过,那时候沈一诺不敢进去,只能一个人在外面听着,一听就是几个小时,黄昏日落,不知厌烦;

等到工作人员推着一个巨大的蛋糕上来的时候,那一刻,所有人都在欢呼!也包括安彦;

当年安彦跟沈家明说:“你赢了!”现在这句话放在这里,一点也不为过,沈家明赢了,赢了观众,赢了人生,也赢了爱情!

“当年,我还迷茫的时候,谢谢有你一直陪在我身边......我永远的朋友——安彦!当年,如果不是你一直鼓励着我,我也不会走到今天......”

滔滔长卷,十多分钟的致辞感言,感谢了所有,唯一不提及的就是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弟弟——沈一诺;

沈一诺就这样,像一滴可有可无的水滴一样,湮灭在汹涌的大浪之中;

听着听着,粉丝们哭了,为他鼓掌,沈一诺也哭了,为他的成功而感到欣慰;忽然有一个人在他身边牵着他的手;沈一诺才恍然明白,为什么让他带一个朋友过来,原来是为了等他伤心欲绝的时候,好给自己一个安慰;

后来,沈一诺悄悄地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地方,离开的时候,身后还是那两人的举杯共饮!万般美好!

04.

“喂!哥!怎么啦?”在河边散步,一个人;忽然就接到了沈家明的电话;

“你去哪儿了?怎么没有等我一起回去?”

“哦!”沈一诺踢了踢路上的小石头;“我有点儿不舒服,我先回来了!”

“什么?你不舒服?你这么不早点告诉我?”电话那头的沈家明似乎很慌张,这些年来,跟沈家明住在一起久了,就渐渐地习惯了对方的性格;

比如说沈家明无论在什么时候,只要知道一诺出事了就会马上奋不顾身地出现在他的面前,就像以前开家长会一样,那时,其实沈家明在酒吧也有工作,后来才知道,那天是班主任忽然打电话给他的,就这样,一声不吭地到了学校,回去后还被老板骂了一顿;

“可惜了,今天是我们两个人的生日,现在只有我一个人!......不过......你等等我,我现在就回去你那里!”

“哎!”......“等等!”“你的生日演唱会你才是主角,你走了粉丝们怎么办?”

“呵呵!反正这场演唱会也是公司安排的,走了就走了,再说,不是还有安彦吗?”

说着,立马挂断了电话!

“喂!!!!喂!!!!哥哥!!!”

......

“喂!沈家明???”

这个时候,一诺还在外面,刚才说回家了也只是为了让沈家明别为自己的事情分神才瞎编的,这个地方离公寓那边至少还有一个小时的车程,现在赶回去还来得及,沈一诺立马在路上截了一辆出租车就往回赶;

路上一排又一排的路灯流过,一个人自言自语:“十八岁,想不到我的十八岁是这样过的!”

回来的时候,沈一诺满头大汗,从电梯里赶了过去,等他掏出钥匙想要开门的时候,忽然,门一下子“嘭”地打开了!

紧接着,一个大大的巧克力蛋糕出现在了沈一诺的眼前!

“一诺!生日快乐!”

“是巧克力蛋糕?”

“嗯!”

沈家明喜欢吃巧克力蛋糕,沈一诺也喜欢吃,当年沈一诺妈妈带着他他来的时候,沈家明就是在那里吃着巧克力蛋糕的;

第一次见到,十多岁的沈一诺就害羞地扯着妈妈的衣角,然后指了指桌子上的那块蛋糕,沈父马上就明白了什么意思;看了看沈家明,跟他说:“你也别顾着自己一个人吃,快分一点儿给弟弟!”

沈家明无可奈何,只能将自己前面的好吃的都推到沈一诺面前,原本,沈家明明还记恨着他抢走了自己的父亲,又抢了自己的蛋糕,可是,看着沈一诺狼吞虎咽的样子,又觉得很可爱!

看着他的样子,冷冷地说一句:“喂!臭小子!真的那么好吃吗?”

男生用力地点点头,然后“嗯!”了一声,软软的!

沈家明心里忽然冒出了许多粉红泡泡“可爱!”

从那以后,沈家明总会嚷嚷着让爸爸买巧克力味的蛋糕,每次总噘着嘴说自己吃不了这么多,然后又分出一大半给沈一诺,那时的沈家明只觉得沈一诺可怜;

想不到的是,后来竟然被沈一诺误以为他喜欢吃这种甜到腻的蛋糕!

“呐!臭小子,这是给你生日礼物,过了今天,你就十八岁了!”说着,沈家明将一个礼物盒扔到了沈一诺的手上;

“嗯!十八岁了!想不到来北京已经三年了!”

“对啊!”沈家明看了看他“那时候,你还是一个这么高一点儿的孩子!”用手比划一下,大概在他的肩膀这里,“你现在居然长得差不多跟我一样高了!长大了,就可以跟哥哥一样谈恋爱了!”

“哥!可是我不想谈恋爱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不为什么!难道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?”那时候,沈家明和沈一诺正好相对而坐,沈家明把脸靠近沈一诺的时候,沈一诺脸颊红的跟柿子一样;沈家明邪魅地笑着,完全意料不到自己的弟弟会这么害羞;

“该不会是喜欢你哥哥我吧?嗯??”

沈一诺就就像偷吃了禁果一样,低着头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;

“哥!”沈一诺说“以后能不能别对我这么好?求你了!”三年来,沈一诺还是头一次这么说过,他无法克制自己对沈家明的喜欢,如果可以,最好是离得越远越好,或许日子久了,就不会再依赖沈家明了;

“哥哥!我喜欢你,认识你之后不久,我就开始喜欢你了!那时候妈妈总带我到哥哥家,我也曾经想要一个哥哥,可是后来我后悔了,我才不需要什么哥哥,我需要的是一个喜欢我的人!”沈一诺低着头,泪水开始从他的眼睛了滴了出来,像一颗颗蜡珠,多少年来的感情一下子河水泛滥,倾斜了所有;

两个人的屋子里面空气忽然凝固了,夜色弥漫,星辰冉冉。

“我知道的哦!”

“啊!”沈一诺抬头,看着微笑着的沈家明!

“我知道诺诺你喜欢我的哦!”......“所以,我今天才赶着回来找诺诺一起过生日的!”

“可是!哥哥!你不是喜欢安彦哥吗?”

“嗯!是喜欢过!可是,我知道,他不会喜欢上我的,我已经跟他表白过了,算是没有遗憾了吧!”

沈家明知道,安彦根本不会喜欢上自己,跟他一起组乐队也也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,在安彦的心里,一直喜欢的人也只有一个,当年安彦不肯出道,想跟她一起回老家,明明是一个这么有梦想的人,也会为一人愿意放弃所有。

当年,她在安彦的身边鼓励他,跟他说:“等你将来成功,你再来找我吧!”

沈家明忽然就想明白了,安彦不是他的!

“喂!臭小子!我也喜欢你!只要诺诺还喜欢着我,就够了!”

那一天,沈家明在礼物中放了一枚戒指,那枚戒指是沈妈妈生前送给他的,她说,将来等家明有了喜欢的人,就将这枚戒指送给他,当年来开故乡的时候,在家里的抽屉里翻了出来,那时在门缝里看到的,正好是沈一诺在为他做饭时候的样子!

从后面看着着他的脖子,沈家明那时候就有一种冲动,如果从后面咬一口那个小屁孩的脖子会怎么样?会脸红?会心动?这么多年,沈家明一直把他当可有可无的弟弟,爸妈去世之后,与其说是沈一诺依赖着他,还不如说是他也依赖着沈一诺;

其实,那时候,他决定把沈一诺带在身边,还有另一个原因,那就是,沈一诺的妈妈是陪着父亲去沈家明妈妈的墓地的路上出的车祸的,说到底,还是自己的爸爸连累了他的妈妈,那时,沈家明还内疚了好长的一段时间;

沈家明牵起沈一诺的手,慢慢地将那枚戒指,戴在了沈一诺的无名指上!

那时,沈一诺还怔怔的愣了好久,戒指戴上去那一刻,沈一诺终于勇敢了一回,反手抓住了哥哥手腕,将他带到自己跟前,捧着他的脸,一切的渴望,化作最后一吻!



整站最新
0难度的藜麦鲜虾芦笋沙拉,好吃到停不下来 0难度的藜麦鲜虾芦笋沙拉,好吃到停不下来
欢迎在下方留言分享您对这道美食的建议。...
已担任13家公司法人 中国90后3100万拍下股神午餐 已担任13家公司法人 中国90后3100万拍下股神午餐
如今,孙宇晨又有了一个新标签:花3100万元与巴菲特吃午餐的男人。6月4日,在正式宣布以破纪录的45...


回到顶部

随机文章